林夕依旧

吃喻王喻,韩张,江周江,昊翔,肖戴,林方,双花,双鬼,叶黄。不吃的cp在文中不超过30,可忍受

(喻王喻)联盟第一心脏扩文之林夕依旧版11

联盟第一心脏扩文之林夕依旧版11。原梗开放,自己先抛砖引玉一下。
喻王喻先分后he,微叶黄,其余自由心证
目录见评论

声明,本文是喻王占主导的喻王喻,因为王喻分量很少未打王喻tag,出现王喻会提前预警并加tag,请注意避雷

心累喻11 我一直在这里
叶黄出没

2022年的夏天,呼伦湖。
喻文州顺手抛起小鱼干喂海鸥的时候,突然听到其他游客的惊呼。
“老板你看!”
远处水面的一个黑点,是一艘翻覆的船。
“我的天!”船老大惊叫着抓起了对讲机向渔政报告,一边手忙脚乱地启动马达。
船到的很快。“这是哪个混账偷偷租出去的渔船?救生衣都没有?!这得下水找。你们等着我得下去。”
喻文州果断脱救生衣:“我帮你。我是珠江里长大的。”
呼伦湖是有水草的,非专业人员保障自身安全的情况下并不那么容易找到人。几次下潜无果,喻文州准备重新上浮,突然眼神一缩。
微草的训练T恤。
喻文州找到了一个小女孩,并在其他游客的帮助下把小女孩带上了旅游船。
船老大也气喘吁吁带了个人上来。其他游客不会水,但递个船桨做个人工呼吸匀件衣服什么的还行。
“不能再下水了,”船老大抓住喻文州叹了口气:“水太凉,再下水你也要出事。等渔政吧。”
喻文州这才发现自己也有点轻微抽筋。
小女孩很快就醒了:“咳咳咳……喻队?”
王瑜的父母没能活着等到救援。最终赶来帮忙处理后事的是她的堂叔祖父,据说她祖父闻讯就进了医院至今还在抢救。老人年迈,许多事还是喻文州帮忙处理的。谢天谢地,满洲里没人能认出蓝雨的队长。

2022年8月10日,往年这时候喻文州应该出发回蓝雨的时间。
但是现在,他却出现在b市的朝阳区芳园西路某小区。
“喻队,这里。”13岁的小女孩从大堂沙发上站起来。
王瑜的祖父最终抢救失败,她的监护人变成了堂叔祖父。他的堂叔祖父同意王瑜去参与职业竞技,但是希望能与喻文州谈一谈。
“喻队,职业竞技是怎么回事,我是很清楚的。但是请给我一个理由,为什么不是微草?您应该很清楚,联盟最好的魔道学者就是微草的队长。我很感谢你救了小瑜,但这不代表小瑜因此就必须去蓝雨。”
“因为年龄。王伯父您大约也知道,微草今年推出了一个新的魔道学者,高英杰。可以预计,在王队退役以前,微草不需要第三个魔道学者。您觉得,王队短期内能够退役吗?”
“不会。我……我们王队至少能打到28,比那个韩……韩什么还强!”
“我也相信,杰希……王队才23,他至少还能打5个赛季。”喻文州笑了一下:“可如果王瑜能进入联盟,最多3个赛季训练营就没什么可学的,那时她就该出道了。技术是需要靠比赛来打磨的。微草没有她的位置。各大战队的确接下来都要更新换代,但优先考虑的新人肯定是自家训练营出身。我不敢说蓝雨有微草那么了解魔道专家,但我敢保证,我比全联盟王队以外的任何人都了解魔术师打法!”
“这我相信,你教出了小瑜。但小瑜可以去微草顶替那个高英杰。”
王瑜突然插话:“拉倒吧叔爷爷,微草不需要脱离团队的魔术师,这还是杰西卡大大自己说的。你不是问过微草的人吗?”
喻文州微笑:“微草缺乏王队以外的战术师,可蓝雨有我。如果我喻文州都不能把魔术师融入团队,那这个联盟大约也没人可以了。”

冬窗,嘉世宣布叶秋退役。喻文州体贴的给终于找到叶修的黄少天放了假。
“反正也不是第一次了。”

2023年1月7日,第八赛季全明星新秀挑战赛。
除了叶修,大约只有喻文州看出了什么,但他什么也没说。说什么呢?他早就没什么立场直接关心那个人了。
第二天全明星赛后,例行集体活动唱k。王杰希第二杯啤酒下去,拍着高英杰的肩膀不停地说:“要肩负微草的未来啊。”
“啧啧,老王啊。”
“这就是队长。”阴影里的喻文州感叹一声:“倒是老叶你,嘉世最近可不太对。主动退役就换来这样的结果,值得吗?”
叶修摸出烟盒又放了回去。“这毕竟是我能为嘉世做的最后一件事……我的新战队已经在筹划了。不说了,少天再借我两天。”
“好。”

刘小别救出了高英杰,群魔乱舞中,喻文州帮柳菲把王杰希扶到沙发上放平,用矿泉水打湿了纸巾给他擦脸。
王杰希突然含含糊糊喊了两声“温州”。
“嗯,我一直在这里。”喻文州拍拍他的脸。
王杰希很快熟睡过去。
“喻队,你们真的……”柳非犹豫了一下,还是叹了口气:“那年你们多好啊,怎么就……夺冠以后队长其实更多的是松了口气,根本没那么开心。”
喻文州垂下了眼睛,片刻以后才开口:“你也去玩吧,这里我看着就好了。”

周日晚上10点,喻文州打开了这一轮微草和霸图的团队赛视屏。写完微草的团队战技术解说,喻文州检查了一遍,特意抹掉了几个高英杰的失误才发上论坛。
没有黄少天的训练室,真的有点安静啊。
不想回宿舍,喻文州决定出去走走。
走着走着就到了训练营的机房。这个时候难得只留下了王瑜一个人在看对战视频。
喻文州看了几眼,惊讶的发现这应该是王杰希和他当年在jjc的对战。
“王瑜?我以前没问过你,你从哪里拿到的这些视频?”
“啊,队长?”王瑜吓了一跳不过很快反应过来:“哦,您知道我家在t市吧?我爸跟我妈去了t市,但其实我爷爷是b市的。他原先在b市准备的房子就一直租出去了。前年房客退租的时候,笔记本不想要了直接送给了我。”她拉开自己电脑桌的抽屉,露出一台喻文州曾经非常熟悉的华为超极本。
“是吗?”
“我检查过,里面文件什么都没有,浏览器历史记录我都删除了。除了荣耀……荣耀他设置了jjc系统自动录屏,视频他没清理。我觉得……我觉得这也不算隐私,就留下来用来跟着学操作了……队长?”
“没什么。我只是没想到。这以前是杰希……这是微草王队的电脑。”
“是吗?难怪啊。当时是第六赛季刚打完总决赛,王队大概心情不好?第六赛季微草……呃……队长你真的没事吗?”
“没什么,很晚了,你也早点回去休息吧。我……我还有事。”

第二天,王瑜收到了卢瀚文转交的一个移动硬盘和一张便笺。预计下赛季初中毕业就出道的卢瀚文已经不怎么在训练营的机房呆了。
“王瑜:既然你有这些视频,那我对这些视频的分析也拿去看看吧。好好学。  喻文州”

评论(3)
热度(4)

© 林夕依旧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