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夕依旧

吃喻王喻,韩张,江周江,昊翔,肖戴,林方,双花,双鬼,叶黄。不吃的cp在文中不超过30,可忍受

【喻王七夕/06H】早安

 @2018喻王七夕24H-之子于归 

拉低活动质量,万分惭愧

喻王原著退役向

“蓝雨队长喻文州宣布退役。”

2029年8月16日,微博,微信,热搜头条,写满了他的名字。

三届世邀赛冠军,第六、十二、十四赛季联赛总冠军,第一术士,国家队队长,终究归结为一个头衔,蓝雨队长。

交出索克萨尔的账号卡,比预想的要更不舍,也比预想的要释然。

“瀚文会是个好队长的,蓝雨的夏天,交给你们了。”喻文州笑着拍过每个人的肩膀。拎起那个蓝雨暗标的行李箱,最后环视一眼标志端庄的蓝雨大门,转身之际,十一年蓝雨队长,十一年职业生涯画上句号。

晚上10点的白云机场,依然灯火通明。候机厅内的旅客寥寥无几。

下意识翻出口袋里的笔记本打开,方才想起,他并不是在奔赴客场。

想要合上,却又重新摊开。密密麻麻的战术构想之余,夹着一张又一张简短的速写。

这早就不是训练营时代那一本了。他还记得,那年剑与诅咒的相逢,现场目睹一叶知秋的经验,四大心脏之三聚首的战术讨论,还有那句“微草,王杰希。”

第四赛季的跌跌撞撞,如今回头不过过眼云烟。在职业选手中他的确算得上手残,但职业选手的素质并非只有手速,他的优势是战术,是对节奏的把握。

第二本是第四赛季的下半赛季换的。那个本子上,战术示意图背面是一连串或迷茫或若有所思的或坚定的同一个人——王杰希。即使不改变打法,魔术师依然是魔术师,联盟五圣之一。可他选择了改变,冒着可能葬送职业生涯的风险,只求微草登顶。

第五赛季的总决赛战术分析用完了那一本的最后一页。封三描了王不留行骑着扫把飞向奖杯,最底端是一行锋芒碧楼的文字:我也许永远都做不套像你一样在擂台赛一挑三威风八面,但我可以控场全局,帮蓝雨赢下一场又一场团队赛,直到冠军。

第三本是第六赛季的缩影。一行又一行战术构想,插图的比例降到最低。寥寥无几的几张速写都是关于微草的那一把扫把。唯一缺席的是总决赛的最后一场战术分析。这一本的最后一页写在决赛之前:我很高兴,最好的对手,决赛见。

后来,随着战术软件开发的深入,笔记本里星星点点的灵感有了更适合发祥奔流的地方,一行又一行短短的构想大纲之外小素描一点点占据了时光。活力满满的少天,抽烟的叶神,威严的韩队,冷静的新杰,温和的时钦,形影不离的虚空双鬼,相伴而行的周队和江副,眸底藏着烈焰的张佳乐前辈,沉默寡言的田森……

第四本笔记结束于八赛季后的全明星新秀赛,是一个身着长袍的背影,为一把充满活力的小扫把推开一扇沉重的大门。

第五本笔记,关于那个失落的赛季,大段大段的笔记填满了纸页。技能点和装备的提升技术部比他厉害得多,但战术上他还有很多能做的事,训练上他还有很多可以调整的地方。

到第九赛季的内容里,网游的内容开始增多,写写画画又是一本。

第六本,第七本……亲手写就,即使不在手边,内容依然历历在目。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速写的内容旁有了新的批注:“他居然说我把他画丑了!”还顺手涂了对大小眼。或者“小卢我的队友,我乐意画谁就画谁!”又或者“杰希说我画的落日瀑布少了两个人。”……

该登机了。喻文州为蓝雨标志格外端庄的大门勾上最后一笔,第九本笔记合拢,等待几小时后与它的八位同伴并列。也许就此尘封,也或许会在多年后打开,与家的另一个主人会心一笑。

由于天气原因,本就被推迟起飞的航班在城市上空一圈又一圈的辗转。电闪雷鸣阻隔了空客的降落,凭窗而望,视野之内一片苍茫。

彷徨又一次涌上心头,可以不去想蓝雨,却不能不去想将来。

喻文州可以对着一张地图解构出无数种战术,喻文州也曾利用软件设计出无数张训练地图,却不代表喻文州能那么轻易的用游戏设计意义上的素材编成一张张有竞技意义的地图,乃至于一张竞技意义足够竞赛使用的地图。如果那么容易,科班意义上的游戏设计也就没有意义了。

但是喻文州还是在一摞入职邀请函中选中了这一份,即使入职培训就包括了三年的数字媒体技术学习,因为他最擅长的就是抽离短板。更因为这份工作所在的城市,是他所在的地方。(作为世界冠军有资格直接读研,但能否毕业要看自己)

不知不觉中,飞机已经悄然调整了飞行姿态,扑向那一座不眠的城市。一次次盘旋间,霓虹灯的五光十色越来越近。距离他所在的地方,越来越近。突然之间机场的航标灯夺过了视线,五光十色的世界看似远离,实则更近。

蓦地,机身突然轻轻一震,接着是切身体会到的跑道的平滑度,机舱里的灯光重新亮起,空客滑行的终点,T2默然矗立。

出租车从机场的黯淡中驶出,凌晨四点多的北京,依然灯火辉煌。喻文州安静地托腮看窗外,天边隐约发白,灯火掩映之下,一座城市正在苏醒,一段新的人生也正在萌芽。

17日了。想到此刻出租车的终点,他的家,喻文州唇角勾起一个温柔的弧度。家里的那个人,是会与他一同分享8月17日这一天的存在,不,是会与他分享将来每一天的存在。

登机前就放进口袋的钥匙已经被纂成体温的摄氏度,此刻在冰凉的锁头上撞出轻微的咔嚓声。以最轻微的动作推开门,摸着黑悄然进屋。

没有提过退役仪式当晚马上就飞北京,所以毫无准备的那个人还躺在卧室里安然酣卧。

轻手轻脚地洗漱,等再回到卧室,只见那个他正在迷迷糊糊地让开半张床。

“我还是吵醒你了?”

然而半梦半醒间的魔术师只是含含糊糊应了一声:“你回来了?早安。”

喻文州把头安置在带着体温的半个枕头上,忍不住悄悄地啄了一下分享枕头的那个人。

“我回来了。早安。”

注:2029年8月17日,七夕。

喻王七夕活动读者抽奖福利

评论(2)
热度(63)

© 林夕依旧 | Powered by LOFTER